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你会吃兰溪“油煎馒头”吗?会“煎”吗?

[复制链接]
查看: 89|回复: 0
发表于 2019-8-8 12: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馒头”一直是我喜爱吃的,可是很多人对怎么吃有着不同的喜欢。
        小时候我们兰溪人吃馒头往往都是把馒头放在蒸笼里或者土灶台上的锅贴里蒸熟的,然后用一大块“午肉”夹着,可是我从小就不喜欢吃那么大块的“午肉”,所以那个时候就是弄点菜汤沾着吃,或者把一些咸点的菜(如雪菜或者梅干菜)或者“黄花菜干”煮透的夹着吃,那个时候每次几乎要吃它个5、6个才过瘾。刚刚到金华工作的时候,突然发现金华人是用“扣肉”配的,那肉不再是小时候记忆中一大块一大块的了,而是切得非常薄片的那种,肥的和瘦的混在一起,“扣肉”下面还有几层笋干,这样夹起来吃就比大块“午肉”吃的去多了,所以自从第一次跟着当时的领导到酒店吃饭尝鲜后,我就非常喜欢金华的“扣肉馒头”了。哪怕是现在点菜,都还会经常点这么一道菜的,既可以当菜又可以当主食。两全其美的,甚好。
     关于这“馒头”的“产地”和说法是很多的,对于生在马涧、长在马涧的我而言,当时大人们都说马涧的“上街头”(就是以前马二村,马涧古街的上半条街)那家最好吃,每次都排队买馒头的人都是挤挤实实的。还有后来也说大塘有一家馒头店的馒头也是非常的好吃。记忆中,我可能也就是这两家的馒头吃的最多了。他们馒头制作好的时候都会在馒头上盖一个“红红的印章”,为什么要盖,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个中缘由,就是觉着一盖红红的印章,这才算是一个馒头,漂亮多了,否则就是白白的,显得不好看。这个“红红的印章”应该是祖传的吧!到金华后,都说“仙桥馒头”最出名,而且刚刚工作那会就知道说那个“红红的印章”从清朝的时候盖到现在,这印章都可以成为古董了,据说现在还在盖。在近20年的时间了,我都会和来金华的外地朋友自豪地介绍这么一颗“印章”,仿佛它就是像火腿和酥饼一样是金华的金名片。
     随着工作阅历的增多,馒头的大小、品种也是见得多了很多,有的大酒店里就是特意做的小点的,也还是有印章,而且上菜的时候他竟然用的是金华著名的“两头乌”猪肉拿来配,这样的话,这盘菜价格就贵了许多,如果是正宗的“两头乌”猪肉,这味道自然是好多了。
       尽管馒头有着各种各样的吃法,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一个“传统”的吃法最吸引自己,那就是“油煎”馒头。农村里办喜事,家家户户都少不了馒头,特别是新房子造好,我们这边都要“上梁”,上梁之前都要发请帖邀请亲朋好友来,至亲就要互相送馒头,整箩筐整箩筐的送,然后拿到新房子顶去“抛”,我们就在下面“抢馒头”,这在当时的记忆里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儿哦!开始大家都直接抛,扔到地上的时候,有的“抢”到的馒头都脏了,但是这“脏”还是给我们带来无尽的乐趣,后来大家就都用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拿来抛,这样子抢到的馒头就干净多了。喝完喜酒,每个人都有一袋或者更多的馒头带回去,加上自己抢的,家里一下子就会有很多的馒头。一下子怎么吃得掉呢?我的办法就是放在锅里进行“油煎”,当点心吃,当早饭吃,特别是小的时候冬天里自己一个人要做早饭吃好去上学的时候,除了“炒油饭”这个“油煎馒头”也是少不了的。后来成家了,对于不太会做菜的我,在一个人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家里如果正好有馒头,就庆幸自己还拥有这么一门“绝活”。
      “油煎”馒头说难不难,但是要煎的好吃倒是一门学问。我的经验就是一定要用土菜油,先点火把锅烧“红”,然后把菜油倒进去,一下子冒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油花跳起来”,这个时候再撒上一些细盐,俗称“盐花”,差不多了,就将馒头一个个放进去,用筷子翻转馒头,翻转要均匀,翻转的时候再撒一点点盐花,要让馒头慢慢变软。开始火要大,后面就要控制火候,否则的话,一不小心就煎成黑色的“焦馒头”了,虽然还是香,但是那层“焦黑”的自然是不能吃的了,在这么多年的“油煎”馒头经历中,自己确实也是煎“焦”过的,甚是难受,可是后来就平稳起来了。这个“油煎”馒头想必也是很多人喜欢吃的,有的人却不放盐花,我觉得那样不够咸,味道自是欠缺了一些的。
      每次,当自己“成功油煎”好一盘馒头,我都会津津有味地吃上四个、五个的。
      过年了,不知道喜欢吃馒头的你会选择哪种吃法呢?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